分分排列3-首页

                                                            来源:分分排列3-首页
                                                            发稿时间:2020-06-07 00:04:13

                                                            当天放学后,鹤潆先给妈妈打了电话,说自己没吃晚饭,路上买点吃的再回来。接着和往常一样,她经过大同街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等路灯变绿开始穿马路。下一秒,一辆黑色的五菱牌小型货车闯红灯,冲向走在人行道上的她。她被撞到挡风玻璃上,随后滚下来后脑勺着地,无法动弹。

                                                            凌晨4点半,鹤潆妈妈起床照顾女儿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嫌疑人之所以做出上述行为,是因为对日本“网络右翼”在互联网上散布敌视中国和韩国的排外言论十分反感。他供述称,自己的目的是想“报复网络右翼”,试图通过带有歧视性的涂鸦让人误以为是“网络右翼”做出仇恨行为,以达到丑化、贬低“网络右翼”的效果。麹町警署表示,将继续对川边将的作案动机进行详细调查。

                                                            鹤潆妈妈瘫倒在地,没想到女儿会被撞得这么严重,明明自己17岁的女儿上午还在为备战高考复习,而现在却浑身是伤,躺在医院手术室,生命垂危。

                                                            “手术大概要三十万,我也没想过这笔钱从哪来,但是我不会放弃女儿的治疗,当一回母女才18年,因为别人的错误,造成今天咱们家几代人的痛苦,我们家孩子的命运就被永远改变了,对我女儿不公平。”鹤潆妈妈说,鹤潆高考志愿打算学医,她从小就喜欢中医,喜欢学着电视里的郎中给人把脉,而出事那天离高考不到五个月。

                                                            就在事故发生后的一年半时间,女儿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离不开人照顾,鹤潆的父母把所有精力和时间放在女儿的事情上,家里也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们把房子卖了,找所有亲戚借钱,目前花了150多万,卡上还剩最后的3万多,按照鹤潆目前所在医院康复医生的说法,一个月的治疗费在两万左右,最多还能撑两个月。

                                                            除了日常的护理照顾,康复训练目前对鹤潆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鹤潆妈妈每天都给她做身体按摩,陪着去康复室蹬车。鹤潆父母每天都连轴转,一直忙活到晚上12点,鹤潆妈妈开始洗漱,铺床垫,而鹤潆爸爸则去楼道、楼梯间等地方睡,这一年多,没有踏踏实实睡过一晚,鹤潆妈妈说:“一开始医生看到还撵他,后来了解我们的情况了,也理解我们确实没钱出去住,就不撵了。”

                                                            今年以来,大理市辖区内电信网络诈骗时有发生,大理市公安局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打击防范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工作,与相关职能部门持续加大电信诈骗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5月26日,大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在下关镇一写字楼内抓获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等27人,现场查获涉案电脑25台、涉案手机30部、涉案电话卡20张、银行卡2张。5月27日,在楚大高速大井服务区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某等3人,现场查获涉案汽车1辆、手机6部、电话卡2张、银行卡3张。经查,犯罪嫌疑人以打电话招聘兼职人员的方式对受害人实施诈骗,其中一名受害人被骗15.9999万元。

                                                            “叮叮叮”凌晨4点半,手机闹钟照常响起,鹤潆妈妈把地上的床垫卷好立在病房角落。每隔两个小时给鹤潆换尿不湿、翻身、捶背。到了早饭时间,她将米打成糊,顺着胃管给女儿打进去,这时候睡在楼道的鹤潆父亲也醒了,过来轮着照看孩子。鹤潆妈妈则去医院食堂买早饭,她常吃的是两块的稀饭和五毛一份的咸菜,中饭她和鹤潆奶奶两人吃一份15元的盒饭,晚饭则在病房旁的配餐室煮一碗面条,就着早上咸菜一块吃,为了买面条划算,她总是一箱一箱买。

                                                            随后警方赶来,经检测,肇事司机醉酒驾驶且闯红灯,负全责,被判两年半有期徒刑。而鹤潆一家的命运也在这一瞬间因此改变,保险、医保拒赔,肇事司机无力赔偿50万,巨额医疗费用压得一家人透不过气,眼看着还有一年肇事司机就被放出来了,而鹤潆仍躺在病床上,体内插着胃管、气管,直至今天仍然没有意识。